Friends  |  Press Room  |  Contact Us

The International School for Holocaust Studies

奥斯威辛-比克瑙

(Auschwitz-Birkenau)


(位于波兰奥斯威辛)
最大的纳粹灭绝营和集中营,位于克拉科夫以西37英里的波兰小镇奥斯威辛(Oswiecim)。在纳粹谋杀的所有犹太人中,有六分之一是在奥斯威辛为毒气杀害。

1940年4月,党卫军首领海因里希希姆莱下令,在奥斯威辛建造一座新集中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初,奥斯威辛属于被德国并吞的那部分波兰。首批波兰政治犯于1940年6月运抵奥斯威辛。到1941年3月,那里已有10,900名囚徒,其中大部分是波兰人。奥斯威辛很快就以最残暴的纳粹集中营著称。

1941年3月,希姆莱下令在离营地原址1.9英里开外再建造一个大得多的第二分部。这里将被用作灭绝营,得名比克瑙,或称奥斯威辛二处。比克瑙最终关押了奥斯威辛营区的大部分囚徒,包括犹太人、波兰人、德国人和吉普赛人。此外,这里还拥有最可耻、最惨无人道的种种设施,其中就有毒气室和焚尸炉。

第三分部即奥斯威辛三处建在附近的莫诺维茨,由一个名为布纳-莫诺维茨的劳动营组成。奥斯威辛三处有45个子劳动营。布纳之名来自原址上的布纳合成橡胶厂,该厂的拥有者是德国最大的化学公司IG法本公司。大部分在这个工厂和其它德国人拥有的工厂中工作的工人是犹太囚徒。这里的劳动会将囚徒的体力消耗到极点,届时新的劳力便取而代之。

奥斯威辛最初由营地指挥官鲁道夫豪斯管理,由一支残忍的党卫军骷髅队守卫。这些工作人员又得到个别享有特权的囚犯的协助,这些囚犯如果同意执行营地的残暴命令,就会得到较好的食物、较舒适的生活条件和更多生存机会。 奥斯威辛一处和二处周围环有带电、带刺的铁丝栅栏,高达四米,并有手持机关枪和来复枪的党卫军士兵把守。栅栏三分之二英里开外又有一系列警卫岗哨进一步封锁着这两个营地。从1942年3月起,运载犹太人的火车每天都会抵达。在许多时候,一天有好几辆火车抵达,每辆装有一千名或更多的受害者,他们来自东欧的隔都,以及西欧和南欧各国。在整个1942年,运抵这里的人来自波兰、斯洛伐克、荷兰、比利时、南斯拉夫和特莱西恩施塔特。在整个1943年,一直有犹太人和吉普赛人运达。在1944年,波兰剩下的一些尚未清除的隔都里的犹太人也被运到奥斯威辛,同时运达的还有匈牙利犹太人。

至1944年8月,奥斯威辛有105,168名囚徒,另有50,000名犹太囚徒住在奥斯威辛的附属营。尽管灭绝、饥饿、苦役和传染病引发了高死亡率,营地人口却不断增长。

抵达比克瑙站台后,犹太人就被赶出车厢,不许携带财物,并被强行排成男女两列。党卫军军官,包括臭名昭著的约瑟夫门格勒医生会从中挑选,将大部分受害者送到一边,也就是将他们判入毒气室受死。少数人送到另一边,去干苦役。被判死刑的人当天就被杀害,尸体在焚尸炉里火化。没有送往毒气室的人则被带到检疫区,在那里削掉头发、领取条状囚服和进行登记。囚徒个人的登记号码被纹在左臂上。然后,大部分囚徒被送往奥斯威辛一处、三处、子营或其它集中营干苦役,他们在那里的寿命通常只有几个月。留在检疫区的囚徒,寿命只有几星期。

囚徒在营里有很多日常任务。每天的作息包括:黎明醒来,整理床铺,早上点名,出营工作,长时间干苦力,为一顿可怜的饭排队,返回营地,牢房检查,晚上点名。点名期间,无论天气如何,衣衫极其单薄的囚徒必须纹丝不动,静静站上几个小时。不管是谁,只要跌倒甚至失一下足,就遭到杀害。囚徒不得不打起全副精神,仅仅为了熬过一天的折磨。 纳粹在奥斯威辛营区的毒气室中使用了规模最大、效率最高的灭绝方式。比克瑙有四间毒气室供使用,每间每天可杀死6,000人。为了迷惑受害者,毒气室建造得如同浴室。新人抵达比克瑙后,会得知要被送去劳动,但先要淋浴和消毒。他们被带到形同浴室的毒气室,很快就被剧毒的齐克隆B毒气当场毒死。
在奥斯威辛,残忍的医学实验还把某些囚徒如双胞胎和侏儒当作实验对象。例如,为了测试耐力而让他们经受诸如极热和极冷这类骇人的环境,或者对他们实施绝育。

尽管条件恶劣,奥斯威辛的囚徒还是设法反抗纳粹,其中包括几次逃跑和武装抵抗。1944年10月,负责焚尸的特遣队成员成功杀死了几名党卫军士兵,并摧毁了一间毒气室。所有反抗者都牺牲了,他们留下的日记对在奥斯威辛犯下的暴行做了逼真记录。

1945年1月,苏联军队开始向奥斯威辛进发。纳粹在撤退中陷入绝望,遂将剩下的58,000名囚徒中的大部分送上去德国的死亡行军,大部分囚徒死于途中。苏联军队于1月27日解放奥斯威辛;苏联士兵发现整个营区中只有7,650名奄奄一息的囚徒。共有约100万犹太人在此遇害。

The Diane and Guilford Glazer Institute of Jewish Studies  Translated by: Lihong Song, Yan Sun, Zhipeng Zuo, Miao Wang
  The Diane and Guilford Glazer Institute of Jewish Studies Nanjing University
  南京大学格来泽犹太文化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