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nds  |  Press Room  |  Contact Us

The International School for Holocaust Studies

死亡行军

(Death Marches)


(德文:Todesmarsche)

死亡行军是囚徒在不堪忍受的条件下所做的长距离、强迫性的行进,囚徒行进途中受到随行警卫的虐待,并常常遇害。纳粹屠犹期间,尤其在二战行将结束之际,随着集中营的解散,纳粹多次组织了死亡行军。死亡行军一词最初由纳粹集中营里的囚徒使用,后为研究纳粹屠犹的历史学家采用。

第一次大规模的死亡行军发生在1941年夏天,在德国入侵苏联以后。成千上万苏联战俘被迫沿着乌克兰和白俄罗斯的公路行走,从一个营地转移到另一个营地。大量囚徒要么在途中、要么在事先安排好的行刑场所遇害。大约同一时间,罗马尼亚人(他们当时是德国盟友)让犹太人从比萨拉比亚和布科维纳行军至特伦西亚。罗马尼亚和德国警卫沿途枪杀了数千人。

大部分死亡行军发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行将结束之际。1944年夏,由于同盟国从西面、苏联从东面发起进攻,纳粹开始认真清除集中营。首批清除的营地位于波兰东部、中部以及波罗的海诸国。

同年秋天,纳粹领导人决定尽快将布达佩斯的犹太人驱逐致死。1944年11月8日,死亡行军从布达佩斯开始。在匈牙利警卫的随行下,76,000名犹太男子、妇女和儿童被迫步行到奥地利边境。行军持续了一个月,其间数千人死于饥饿、疾病、疲劳和寒冷。还有数千人在途中遭枪杀。有几百人被中立国的外交官救出,例如瑞典外交官拉乌尔瓦伦贝里,他把这些犹太人推出行军队伍,置于自己保护下,并陪伴他们返回布达佩斯。但绝大多数人没这么幸运。那些抵达奥地利边境的囚犯被交给德国士兵,再被带到不同的集中营,如达豪和毛特豪森。

1944年冬到1945年,德国人知道大势已去,遂开始解散波兰的集中营,强迫囚徒前往德国。犹太人在二战的最后阶段时常生活在可能遇害的恐惧之中,因为不再需要他们工作了。

1945年1月18日,奥斯威辛及其附属营的解散开始了。约60,000名囚犯,其中大部分是犹太人,行军到沃济斯瓦夫(德文中称为Loslau),在那里他们被装进拥挤不堪的货运车厢,运往其它更西部的集中营,如大罗森、布痕瓦尔德、达豪和毛特豪森。在这次特别的死亡行军中,至少有15,000人死去或遇害。

三天后,即1月21日,4000名囚犯(其中大部分是犹太人)被送出哈布勒赫海默营地。同月,德国人还开始清除斯图霍夫营区,这里当时关押了47,000名囚犯,其中35,000多人是犹太人,大部分是妇女。共有7000犹太人(其中有6000妇女,1000男子)被迫行军10天。好几百人在途中遇害。活下来的人于1月31日到达波罗的海。纳粹当天就把剩下的囚犯推入大海,并向他们开枪仅13人生还。

大罗森主营和子营的解散始于1945年2月。总共有40,000名囚犯被迫行军,数千人在沿途遇害。2月,在尤莱恩博格苦役营干活的20,000犹太囚犯要么在解散前、要么在离开营地的死亡行军中遇害。

在整个1945年3月和4月,随着战争接近尾声,纳粹从各营地逐一撤出,将700,000集中营囚犯中的至少250,000人送上死亡行军。有些行军持续了数周,致使数千人死在奥地利西部到德国中部的公路上。囚徒常常步行一段路,然后挤进火车,挤进70人一节的车厢,那里既没有食物也没有水。

1945年4月6日,布痕瓦尔德的主营开始解散。3100名犹太囚徒被迫行军,其中1400人在途中遇害。接下来的4天里,营中又撤出40,000名囚犯,其中13,500人遇害。营地只剩下20,000多人,包括少数犹太人。雷默斯朵夫是布痕瓦尔德剩下要清空的子营之一,它于4月13日解散。4000多名囚徒离开营地,但行军结束后生还者不到500人。多拉-米特尔堡营的解散也始于4月。营地大部分囚徒向贝尔根-贝尔森行军了两周。一队囚徒被迫进入一个谷仓,接着就被放了火。美国军队第二天到达后,只发现数百具烧焦的尸体。

到4月底,纳粹开始从弗洛森比格、萨克森豪森、诺因加默、马格德堡、毛特豪森、拉文斯布吕克和达豪的一些子营发起死亡进军。这些行军一直持续到两周后纳粹投降的那天,成千上万囚犯在行军途中死去或遇害。那些落伍或停下来歇哪怕一小会儿的人全被枪杀。君斯柯臣和毛特豪森之间有一条短短37英里的路,沿途竟埋了数千囚犯,其中大部分人来自匈牙利。总之,估计有200,000至250,000名集中营囚犯在身不由己的死亡行军中遇害或死亡,其中犹太人占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而这些死亡行军发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十个月里。

The Diane and Guilford Glazer Institute of Jewish Studies  Translated by: Lihong Song, Yan Sun, Zhipeng Zuo, Miao Wang
  The Diane and Guilford Glazer Institute of Jewish Studies Nanjing University
  南京大学格来泽犹太文化研究所